世界各国纷纷助推绿色航运,开辟绿色商机

发布时间:2021-06-04    作者:99企业录    所属分类:行业资讯

最近,世界银行发布了《航运业脱碳系列报告》,引起广泛关注。伴随着氮氧化物排放限制、“限硫令”、碳排放指标等一系列严厉环保政策的出台,航运业加速脱碳,积极推进清洁能源转型已成为当务之急。

国际海事组织于2018年通过IMO船舶温室气体减排初步战略

大势所趋,世界各国纷纷助推“绿色航运”,开拓“绿色商业”。但是同时,航运业的脱碳仍然面临着需要国际社会共同努力的多重阻力。

许多国家都加入了去碳浪潮。

IMO于2018年通过了《IMO船舶温室气体减排初步战略》,确定了船舶运输行业2008年的基准,并将到2030年减少40%的碳排放,到2050年减少50%的温室气体年度总排放量。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许多国家加入了脱碳的热潮。

各国从技术层面上减排,主要是在替代性能源的研究与开发以及船舶脱碳方面。中国、印度和新加坡已经启动或参与了对甲醇作为船舶燃料的研究;日本正在研究利用沼气技术来生产人造船只燃料;欧盟“地平线2020”计划为研发氨动力船只提供千万欧元的支持。中国对硬件进行了改进,优化了新造船舶的设计线型,并采用了高效率螺旋桨和节能装置来降低油耗;日本正在对二氧化碳捕集系统进行优化,如提高捕集率、降低成本和缩小体积。

在市场层面的减排方面,欧盟决定从2022年开始将国际航运的温室气体排放纳入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自那时起,停泊在欧洲港口的5000总吨以上的船舶或将成为执行对象;英国最近公布的第6份碳预算首次将其本国的国际航运排放纳入排放量中;挪威出台了一项长期补贴和税收激励计划,以鼓励购买环保船舶。

在营运层面,中国航运公司推出了“提高营运效率”(Pre-Rights)项目,目的是提高船舶港口直靠率和在港作业效率,压缩船舶在港时间,减少污染;法国推出了一项限制油船和散货船的计划,目的是到期日将这类船舶的航速降至12节,预计可减少18%的燃料消耗;美国实施“绿色港口政策”,要求靠港船舶关闭引擎,改用岸电,以改善空气质量。

脱碳法打开绿色通道。

随着IMO航运业脱碳规定及各国绿色航运政策的出台,船舶节能、环保技术受到了市场的广泛关注,新的船舶燃料投资机会来了。

船舶工业作为资本密集型产业,其脱碳转型离不开资金支持。发展中国家生产零碳船舶燃料的潜力世界银行报告预测,零碳燃料的广泛使用将为船舶燃料市场带来超1万亿美元的融资需求。另外,渣打银行执行董事RogerCharles最近在新加坡举行的MarineMoney会议上说,光是为了达到运输行业的碳减排目标,就需要3500亿美元的投资,而达到2050年的目标则需要1.5万亿美元。

在巨大的融资需求面前,船舶金融行业积极开发新的金融工具,迎接脱碳的挑战。为促进国际航运业碳减排进程,花旗银行、法国兴业银行、渣打银行等26家主要航运融资银行签署了《波塞冬准则》。它的融资总额目前已达1850亿美元,约占全球航运业融资总额的一半。在国内外绿色金融体系逐步落地的未来,航运产业绿色投融资将进一步加速。

发展中国家也希望能在航运业脱碳带来的“绿色经济”中获得新的发展机遇。《发展中国家生产零碳船舶燃料的潜力》世界银行报告指出,零碳燃料的广泛使用将使船舶燃料市场逐渐与原油储备脱钩,并使许多具有零碳燃料生产能力的发展中国家进入这个市场。它还分析说,零碳燃料的生产也有助于发展中国家以更加灵活、成本更低的方式实现其总体脱碳目标和基础设施现代化。

针对这一情况,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大气污染控制教研所副教授刘欢表示,有行业预测认为,航运所需投资总额的87%将与制氢、氨合成、储运等陆基基础设施相关,仅13%的投资将用于建造新船或改造现有船。作为国际航运的主要参与者,这对港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发展机遇。但是,也应该看到,发展中国家还面临技术壁垒、国际监督机制不公平等问题。

去碳化的道路是漫长的。

虽然解决大气污染问题已经迫在眉睫,但是航运业脱碳转型是一个长期复杂的系统工程,仍然面临着许多挑战。

首先,船运业的脱碳监管是不明确的。IMO在现阶段提出的航运业减排的初步战略仍然是临时性的,多个实施方案还存在一些不确定因素。举例来说,船舶营运能效控制计划中的营运能效基准、强度计量指标等设定尚存争议;市场机制方案也因涉及敏感问题,如碳排放交易、排放高峰等而未通过。这其中的不确定性必然会对航运行业中的减排主体产生深远的影响。另外,刘欢还指出,虽然IMO制定了全球减排目标和措施,但具体的区域和国家仍可以通过立法或其他形式采取更为严厉的行动,这将会使监管船舶碳减排变得更加复杂。

二是航运企业脱碳面临选择的困惑。尽管业界已经在多个清洁能源领域开展了研究与开发,但船舶燃料的低碳发展路径仍不清楚。目前广泛使用的LNG燃料可能不能满足长期减排目标,零碳燃料的选择将成为航运业脱碳的关键。上海海事大学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主任、教授殷明对记者表示,“目前在零碳燃料的多种选择中,要识别最终‘胜利者’是非常困难的,例如,具有一定技术可用性的氨燃料,还存在着成本较高、短期难以大规模供应等问题。”这一次,船东对零碳燃料和环境涡轮的选择存在潜在的风险,可能会导致资产被搁浅,从而降低船东与脱碳转型合作的热情。

其三,航运企业脱碳面临巨大挑战。航运业脱碳转型是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综合性项目,既要投入大量资金和时间,又要与众多利益相关者进行博弈,增加脱碳难度。全球80%的船队为拥有数千艘不同所有权类型的船东所拥有,他们的脱碳动机和方式各不相同,导致行业内难以形成脱碳共识。而且,航运业脱碳需要能源、海上运输、设备制造等部门之间的协同合作,但如果没有明确的政策驱动,双方都会倾向于等待其他有关方首先对零碳船舶和基础设施进行初步投资,从而阻碍脱碳进程。

机会和挑战并存。通过明确脱碳目标和路径,通过世界各国的共同努力,未来航运业的脱碳进程有望加快,“绿色航运”可期。

659
我要评论
免责声明:本站提供电子商务、企业黄页名录发布及114黄页查询服务,所有信息均由企业注册和来自工商局网站,完全免费,交易请核实资质,谨防诈骗
©2021  www.99716.cn All rights reserved.   企业黄页 99企业录 版权所有
豫ICP备2021004857号-1 网站地图 Sitemap